北京西服定做价格
您的位置:首页 » 北京西服定做价格 > 正文

你喜欢雨天吗?生命中可曾有过令你难忘下雨天?

 
作者: 王定制 时间:2018-01-26  文章来源:北京西服定做价格

多年前我应约为朋友撰写一个系列小文,名字定为《雨忆》,种种原因没能如期发表,写好的几期一直躺在电脑里睡大觉,现在发在头条以便朋友们雅正。

是一个雨天,赤裸的雨珠亲吻着我的面颊,我开始平静下来,放下心中的琐事,静静的接受雨的爱抚。耳边好像响起那首我早已熟知的《雨中节奏》。我很喜欢雨天,觉的雨天像一本厚重的吏诗,像一件幽雅的旧西服,又像一首凄美的音乐剧,乐曲的演奏者就是天使般的晶亮美丽的雨滴,低低的云层,迷离的薄雾,湿湿的空气,还有安祥寂静的田野,每当这时我的心境就格外的平和、安怡,可能就是“心如止水”的境界吧。我会想起很多事-、很多往事。人人都说往事如风,可我心中无风,我只懂的欣赏雨的美丽、享受雨的叼蛮。

我是个懂的怀念的人,雨天正好和呼我怀旧的性格,不管是田间小座,还林中漫步,不管是乡间驿栈,还是都市街头。我都会毫吝啬的敞开双臂来拥抱雨天的恩赐。

淅漓的小雨悄无声悉的撒落在这片宁静的土地上,它欢快的在柏油马路上撒野似地流淌着,丝毫不注意行人因雨水溅洒到裤管上而对它的厌恶。大人们嘲笑雨的玩皮,指责雨的放荡。雨是听不到的,它依然快乐的在叶子上舞娘般的骚弄着自已晶莹剔透的身体,依然在草从中调皮的孩子般的喜戏、娱笑。

儿时的时光总是令人难以忘怀的。小时候秋天的雨是最长的,也是最温柔、最可爱的,雨线细如蚕丝、密如牛毛、连绵不继,细细的雨丝浇落到溏里,使水面泛起园形的水晕,微微的几呼是人眼看不到的众多个同心园的形状,雨天水下缺少氧气,大大小小的鱼儿纷纷从水底下浮上来,张开核桃般的,花生仁儿般的,豆子般的,大小各异的可爱的鱼嘴吧,大口大口的吞吸着生命赖依生存的氧气。一阵轻风吹来,树上的叶子摇曳了一会儿,叶子上的雨水早已集聚成的大水珠子被甩落下来,刚巧砸在一条小鱼的脑门儿子上,小鱼一惊打了一个冷颤,翻筋斗似的钻到水底深处,不见了。燕儿同我一样,也是喜欢这种天气的。它箭一般地在水面上来回飞蹿着,反复的做燕子潮水的漂亮把式,一会像是从天而降的仙女,在水面上飘舞,呼而又像跳水运动员一样,把一双翅膀伸展开来和一条剪刀似小尾巴并在一起,把正个身体头向下坚起来,直往水扎下去,快到水 面的当口,又突然先是贴着水面而后向上划了一道美丽的弧线飞了起来,冲着水面叽。。叽了两声飞走了。

天空一片混沌样的,灰白色又有些淡黄色的,云层又厚又凝重又深沉,这是连阴天的征兆。厚厚的云实际都是雨水的集结,仔细看上去好像是一直在往下渗水的天湖。小时候家里很穷,家里只有一把带三个洞的黑色雨伞,那三个洞是因为长时间的放在家里粮堆上,被粮食里生出的虫子啃食而成的,那时父亲时常在雨天撑起那把雨伞牵着我的手走在雨里。父亲在雨天总是那双黄军鞋,而我那时总喜欢打赤脚,记的那时父亲每天都会到城北做泥瓦工,家里没有自行车,父亲每天就走上二个小时到工地去,时间长了父亲的双腿变的非常粗壮有力。劳累了一天,回到家中父亲总是满脸堆笑的把满脸的胡茬蹭到我稚嫩的脸颊上,我知道父亲是很累的,可是父亲的累却总是沿没在父亲酣酣的笑声中。父亲笑时很逗人,咧开一张大嘴吧,露出一排啃西瓜皮牙齿,妈妈笑称那像日本鬼子排队一样的,说完就哈哈大笑起来,父亲这时笑的更是酣厚,哈哈。。。的笑声像打雷一样的,最喜欢父亲笑声的应该是妹妹了,这是我后来时常在父亲悍笑时看见妹妹扑在父亲的怀中两只小手轻轻的可爱的撕拽着父亲的大嘴吧。

复制本文地址:http://www.jltrh.com/iry/514.html